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Hi,Tokens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查看: 521|回复: 0

【转一佳访谈】井大谈井通、墨客以及中美区块链产业发.....

[复制链接]

622

主题

988

帖子

3551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3551
发表于 2018-9-9 22:43:0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近日,井通科技创始人兼CEO、墨客创始人周沙接受了美国知名华人主播,路透财经评论员陈一佳的采访,详解井通和墨客的发展历程并阐述了他对区块链发展的重要观点。

获取音频节目链接:

https://www.ximalaya.com/shangye/15683778/120932366

全文实录

今天是2018年9月7日星期五,大家早上好!

今天要做客我们节目的算是链圈币圈的元老,周沙。他从1996年起就开始投身硅谷的高科技行业,在硅谷从业超过20年,也是硅谷风投精密资本的创始人。他撰写了《区块链世界》的书籍,在区块链发展早期为行业做了大量的普及工作。同时他还是井通和墨客公链的创始人。不过,在以创始人身份开始做项目后,他的公司也受到各种各样的质疑,比如说墨客自称是众链之母,项目主网上线后却迟迟没有开源等等问题。另外,对中美投资监管氛围都很熟悉的他又是如何看待两种环境之间的差异呢?今天的我们将就各个话题跟他进行对话。

一佳:周沙老师,今天非常高兴能够来到我们的节目,有的人知道您是因为联系到墨客这个项目,有的人呢是联系到井通这个项目,所以大家可能不是特别了解您跟这两个项目是什么关系?这两个项目之间又有什么区别和关联?

周沙:在2013年主要是一些酝酿的过程,在2014年,先落地了井通项目。当时想的也是一个配合中国一带一路的发展,要解决一带一路发展以后跨境的人民币结算的一个需求。在顶层的选举方面,当时提出有效去中心化的概念,也考虑到了中国的国情。所以用RBFT,随机的拜占庭容错机制来做的。它当时后面达到的情况,是在250台这么个共识节点情况下每秒可以处理近5000个交易。当然,这里面包括很多东西,包括钱包的实名制,包括分层处理。其中这也经历了很多,掉了很多坑里。

这个大约经历了3年的时间,从2014年到2017年。2017年初,我就和我们核心团队,主要是架构师陈小虎商量,推出了墨客平台,主要考虑海外的需求,当时目标是解决以太坊的不能解决的问题。

从两个项目看,从功能来讲,墨客的很多技术更新,从稳定性来说,井通一直运行4年了,它的稳定性相当好。在全球来看,也是少有实际应用能够很容易地在上面运行的系统。在行业内,这个口碑还是在的。它是个长期积累的过程。

一佳:大家对团队很关心,所以井通和墨客是同一个团队吗?

周沙:底层团队是同一个团队做的,但是,井通的底层很早已经已经做出来了,后面做API和SDK的井通团队是在北京。墨客做API和SDK 团队是在上海。

所以这一块是不同的团队在做。

一佳:那会不会因为井通是先做,这方面学到很多经验,所以开发墨客的时候,会有很多的不同,会有很多的完善还有改进的地方?还是说单纯他们解决的问题不一样?

周沙:确实是有很多的改进。当然了,很多的功能在墨客上用完善了,会在井通上改进出来,而且现在已经在做了。比如说,我们是全球第一家实现了IPFS功能的,现在也会在井通上出现。更深层的说,我们这几年在坑里爬来爬去,对很多的技术难点,很多东西非常的清晰。所以说,墨客从去年6月融资到今年4月就顺利推出了。

整个系统很多稳定性很多的功能都表现不错。有两个原因,一个是硅谷的团队技术实力和经验非常强。另外一个,他们从2014年开始做区块链技术到2018年已经有4年了,(团队)大都是3-4年的区块链的专家了,这也是一大原因。

一佳:为什么墨客被叫做万链之母?它和其他的底层相比有什么优势?

周沙:主要它做了分层的处理。比特币主要做支付的功能。等到以太坊出来的,就有智能合约的系统。支付和智能合约是两种很不同的东西。而以太坊是混在一起做的,出现了许多麻烦。比如,以太猫上来的时候,人家做支付就没法做。要等撸猫的人在撸。设计角度讲,这种方法并不优化。墨客的设计时候,加上了对未来的一种生态的思考。当时,我的判断,支付这块最大的压力在于微支付。微支付这个场景将来是主权法定数字货币的地盘,包括比特币也吃不了这块。将来一定是法币的数字货币才能把这一块兜下。

从这个角度,我们当时做了分层,底层继续支持支付功能,上层支持智能合约。因为考虑到将来最大压力被主权货币接过去,我们在里面用进行分片的方法。

那么从这个角度来讲的话,我们采取的想法是进行一个分层,在底层继续支持支付功能,然后在上层支持智能合约,考虑到将来最大的压力会被主权货币接过去,我们就在这里做了分片的处理,比如以太坊每秒钟处理15-20笔支付,我们光做支付的话,现在应该可以做到1000-1200个,非常快,也够用。然后在这里进行了分片的处理,可能很多听众不知道什么是分片技术,比如以太坊上,有1万台节点,拿一个智能合约下来,一万台都在做,都在重复做,大家把做出来的结果一比对,就确认了是对的,但这样效益并不高,分片的意思是,实际上1万个,平均每一百个分一个片的话,你就把它分成了100个片,那就等于每一百个片相当于小的区块链,可以跑自己的智能合约,变成实际上可以同时跑100个智能合约,那么速度就加快出来了,所以分片的概念是这样。

我们就往前进了一步,有了分层的架构,分片也有了,上面有自己分片的共识节点在里面。这样实际上每一片就是一个链,我们把它称作子链。如果上面跑了1万个子链的话,你上层跑一万个子链,那么下面的底层的母链是不是就成了“万链之母”了。这个区别用一个更形象化的说法可以来说明。比如有4个不同的用户到以太坊去用, 太坊会说你可以用一个智能合约,你可以发币,比如发ERC20的代币,但如果你要说我要做我的链,那以太坊会说“不懂你什么意思”。以太坊是没有链这个概念的。

墨客上的子链的概念则是这样:第一个用户A说,我有20个节点,用拜占庭容错共识机制,15秒出一个区块,每2个小时把这些内容放到链上做全局的一致的保存。第2个用户B说,我跟他不一样,我需要100个节点,用POS共识机制,我想要10秒钟,区块大小想2M大,4个小时更新一次。墨客也可以做到。第3个用户C说,我是做电话聊天的的,我要10000个节点,它们都在移动电话上跑,我们用点赞共识模式,我们自己写的,可拔插的。他也可以这样做。第4个用户D说,我们是物联网的,IOT, 我们用有向无环图(DAG)共识,那它也可以发链。

可以看到,对多样化的去中心化的应用,墨客选择是很灵活很具有开放性的。我们的底层用POW来保持去中心化,相当于比特币和以太坊。你要攻击的话,必须有51%算力的攻击。我们在全球部署了几万台矿机,不容易被攻击。像EOS只有21个节点,那就很容易被攻击。在可扩展性方面,我们又通过子链的方法和分片的方法,通过用快捷的共识模式如POS或DFP,或者任意自定义的共识模式,这里能够可以达到它速度和容量,以及可扩展性。我有一个很重要的观点,可扩展性并不是讲速度而是讲应用的多样性。这和以太坊或以前的各种设计都是不一样的。

一佳:墨客号称自己是第一个实现了分片技术的项目,但我也看到另外的项目,像Ziliqa也说自己是第一个,到底时间顺序是什么样的?

周沙:Ziliqa如果我没记错的话他们主网还没有出来。因为我们是去年6月底做完融资,我们的主网是4月出来的。他们一看到我们出来也急了,他们也在做。他们白皮书大概是去年底才出来。但也不好说他们就没有,毕竟他们之前做了测试网。如果测试网也落实了分片,那也不能说人家没有做,但是他们主网应该还没出来,我们已经落地了。他们采取的分片和我们的方式还是有所不同。但总的还是分片,他们采取的可能是硬分片的方式,我完全明白他们怎么做的。

一佳:现在墨客上有不少Dapp了,能介绍一下这些Dapp的落地情况和项目特点呢?

周沙:因为我们子链这一块是8月15日正式放开的,我们自己在上面落实的第一个子链就是IPFS子链,就是做去中心化存储功能。其他项目,如果是以太坊搬过来的,基本可以用以太坊的智能合约就能套上来。有几个像智链通,魔方几个很大的项目在等我们搬上来。但有两大难度,第一个是和对方梳理清楚他们想实现的功能,第二个是我们怎么提供一些好用的工具,让他们能够搬上来,目前来说我们工具的可用性还不是特别好,我们人手还是少,区块链人才还需要大量扩展。

一佳:我看到新闻说墨客子链和网易、海尔在合作,对于这些比较成熟的传统企业,他们对区块链有什么诉求?墨客怎么满足他们的需求?

周沙:如果你从一个以太坊上跑的应用来说,现在最大最头疼的地方就是以太坊太堵了,墨客目前底层能够跑到1000个TPS,子链上可以跑到5000个TPS。墨客刚开始主网上来之后,也有一些交易所就接上来了,他们感觉比以太坊爽太多了,从转账各种角度来讲,运行起来很流畅。国内企业现在关于币和通证还有很大的争论,但链大家全部是很支持的。企业想动区块链,但会有政策顾虑。但是还有很多在A股上谈区块链,一说要搞区块链,市场就来了几个涨停盘,马上证监会就发函询问,只能说我们只是搞了研究所在做研究。所以,很多这些企业的想法是我们怎么可能一条腿先跨进去,把一个没有币的链,把我们的业务和商业逻辑做进去,如果将来政策开放了,对他们来说,补发一个就是几分钟的问题。墨客就可以解决“无币区块链”所遇到的问题是,5分钟10分钟就可以把业务放到链上,而且通过墨客母链的公链去保证他的安全,所以需求还是挺大的。

一佳:在代码这一块,我看了一下Github,Github的代码库还比较空,是不是现在墨客主网上线以后还没有开源?

周沙:对,还没有,因为开源这个模式是在海外兴起的,这个东西在国内好走味,跑偏了,有很多寄生虫团队,也不贡献开源代码,免费去用别人代码,通过资金盘和营销就把牛吹的很大,什么技术都没有,所以实际上这个行业还不正常,鱼龙混杂,所以我们觉得这个时候开源对行业发展不好。等行业比较成熟之后,我们会部分开源。一步步走,但可能没有那么快。

一佳:说说关于井通的事,也是你旗下的项目。在你酝酿井通的时候,以太坊还没出来。以太坊出现是带来竞争?还是我们其实做了很多以太坊的在做的事?

周沙:不完全是这样。因为当初设计的话,井通的设计参考了几个系统,比特币、瑞波、后来的恒星等。井通是多币种的体系,例如瑞波,它在上面做汇兑。代表的每种的不同的外汇的加密的汇兑货币在上面,本质上是去中心化的内生的交易系统。比如美元换人民币,人民币换欧元,欧元换日元。本身它有不用的币这些都存在里面,而且这些币本身都可以做去中心化的钱包里做交换,而不用去 中心化的交易所去交易。

以太坊是以太的单币的系统,它的 ERC20是通过智能合约在上面进行的。不是跟瑞波一样做银关。用银关的话就说明每个在上面跑的币种在外部的现实世界事物有一个对应物。好处可以支持多币系统的去中心化的交换。但做的银关是具有中心化特征的在里面的。

瑞波也出现了自己开的银关,在日本银关发了很多日元资产出现问题跑路的事情。

以太坊的技术是完全通过智能合约在上面来定义的。它本身定义的通证是鸡犬之声相闻而老死不相往来,相互之间是不能交换的。井通是既有类似于瑞波的网关系统,也有类似以太坊的智能合约系统。它两层都有。

以太坊对行业革命性的进展是作用非常大的。

一佳:2012年,你提出中心化和去中心化可以互补的,他们并不是完全对立的关系?到2015年的时候,这个概念又有了一些提升,你提出有效去中心化,到底我们怎么理解中心化和去中心化的关系,这样一种关系怎么处理和平衡是最好的?

周沙:实际上,我们认为他们的关系是阴在阳之内,不在阳之对。中心化的处理方式有很多优势,比如高效。缺点就是一台挖掘机就把阿里的电缆挖倒了。

去中心化本来是人类的发展的形态。云计算和大数据是中心化的趋势,区块链是一种去中心化的趋势,是对应云计算和大数据的平衡。如果把去中心化可以看作中心化互补的话,而不是替代中心化的话,他们是相辅相成的。一定出现某种程度下的均衡或者妥协。从中心化向去中心化妥协,或从去中心化向中心化妥协。在一个点上可能解决不了问题,而可能在一个区间。区间怎么定义,一定根据真正的行业应用的要求,但一些基本的量化要求可以找到的,比如说一台挖掘机挖不掉全部网络。所以我说有效去中心可能等于分布式,但不会只有2-3个点。这个具体的量化指标要根据不同的行业把它定义出来。

一佳:您对中美两国对区块链的监管怎么看?两国区块链生态有什么不同?

周沙:在美国,金融法律体系和各种系统发展比较完善,在监管上实际是有例可循的方式。唯一要做到的是不要把监管的事情用得太旧太窄,而牺牲了创新的部分。

在中国,这方面比较欠缺,金融系统发展不成熟。在中国有一种让创新很快扩展的野蛮生长的环境。这也让人面临一种短时容易失控的风险,相应出现监管部门货币用一刀切的处理方法。美国的区块链倾向于在金融体系的比较多。中国的区块链倾向于实体经济和物联网的比较多。中国的应用方热情比美国高非常多。完全没办法比的。双方可以取长补短。硅谷的项目比较踏实,中国的项目也有很多浮夸的元素。

陈一佳简介:
路透社财经评论员,财经畅销书作家,三橙创美创始人,从2011年开始关注和报道区块链。2017年中开始制作“区块链之新”纪录片系列(公众号:NextBloc),2018年入围戛纳电视节最佳国际纪录片项目奖。从今年6月开始配合纪录片推出了音频节目“币嘴”,用最简单的方式让大众了解区块链最真实的样子。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小黑屋|Hi,Tokens  |网站地图

GMT+8, 2019-7-20 15:48 , Processed in 0.057058 second(s), 4 queries , Fil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3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