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Hi,Tokens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查看: 532|回复: 4

【月光沙龙】内容合集-陈小虎-张沛-杨建新等

[复制链接]

724

主题

1091

帖子

4057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4057
发表于 2018-4-19 16:02:2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月光沙龙】数据上链模式研究    2017-11-07  杨建新 月光沙龙
主要是就是跟大家交流就三个部分,第一个部分就是为什么要上链,然后上链有哪些指标,到底什么算上链了?这是咱们经常说区块链那你到底哪种方式咱们真的要上区块链。第一个上网就咱们经常说上网,就咱们过去20年做的事情,上链其实就是把一个信息不对称的问题变得对称。为什么要解决信息不对称,就因为距离比较远。

互联网的上半场
互联网上半场,大家做的事情其实是把衣食住行各个东西都放到互联网上,当然是这只是搬到互联网上,把信息搬上来,它本身的东西其实没有发生变化的,比如说衣服,那你衣服其实没在没在互联网上面,你还是在线下的。其实更多是信息的沟通,所以互联网其实实现了信息更加便捷,顺畅还有高效的一个流通。互联网形成就咱们大家现在看到刚才刚才许总说的就是很多的大B端,很多的巨头,还有很多的这些小微创业公司。大家其实现在更多的就是这些实体其实没有链接在一起,阿里巴巴和微信之间根本连不起来。你在微信里面做那个微商创业,你在微信里面做那些微信的用户群体,那是你寄生在他这个生态圈。
现在好多做微商,支付服务商,他苦恼的问题是什么呢?就这些用户都不是我的,我只是帮支付宝做了一个渠道。还有就是好多线下商店,他提供很多服务,这些用户都是都是都是微信都是阿里的,这些用户都不是你自己的。你做客户忠诚度,你做不到,你怎么知道你就是每天到你这吃饭的用户?比如说你扫微信,你这数据也不是你的,虽然能看到。所以我们想就通过一个上链来解决现在的不对称的问题。

互联网到下半场做什么?
现在好多人叫价值互享网,价值互享网只是互联网的一个例子,比特币它只是一个互享网的应用,但互联网能形成更多的比价值互享网更有用的东西,包括一个更可靠的系统,包括一个更可靠的一个计算系统,更可靠的价值流通网络,更可靠的支付网络。
这里面简单说一下纠纷是什么,对我们定义可能比较简单一些,区块链它是一个分布式,另一个是异步环境,它不是一个同步的,大家时间不一致,这可能你是美国时间我是中国时间,但大家知道怎么协商出一个共同的一个状态?这个共同状态,其实就是一个分布式账本,所以就是大家经常说那个区块链不可篡改,是说状态可篡改,交易记录不可篡改。
当然这里面经常大家还说一个词叫分布式,它分布式和去中心化之间的差别没那么大。
在咱们社会里面,就是说有背景的有能挂靠的那实体比较少,因为就像咱们很多,我们整个公司也是也是一样,你做创业就你没有一种给你投消费者证明你可信的一个点,比如说你可能做公益你收了钱,你为什么要相信你?比如说大家相信你,就是你可能挂靠到某个部门下,可能还能相信,但后来郭美美事件,他觉得就是那也不靠谱啊!到底什么就是比较靠谱的一种方式?技术方向不是一个,其实就挂靠也是一样的,就是说挂靠其实它形成一个就是一个门槛,就是我比如说我要挂靠一个地方,我交个钱报告一下。

区块链为什么要有时间戳?
就是说比如说前面做证明的,你证明你要比如你做个版权,反正最重要的就是说不是说你没有侵权,我经济上没什么关系,最重要的就是说你是不是你先你先做出来了。你现在就得再去公证,有时间能证明,就是说这个确实是你先做出来的。然后我说后面的可能就说你是一百个区块,我是第一百零一个块,那你先我后,这个时候有这个作为证据。
因为它是在一个异步的环境里面,大家时间是不一样的,大家时间是不同步的。区块链有一个特点,时间戳它是一个区块链的一个高度,除了高度,每家可能不一样,有些家可能是十分钟,有些家可能十秒或者五秒都有。但这个时间就有些是能够固定,时间固定了,你没交易,那也产生一个区块,还有一些平均时间,比特币平均是十分钟,它再调整难度这个难度的时候,你产生的就是区块的时间就可能会变化。那他平均时间是那个十分钟一次。那就是固定五秒钟或者十秒钟产生出一个新的区块。第二个,微信其实就是一个分布式环境,实现分布式环境下是可以有几种方法,这种方法就大家协商出一个唯一性出来,还有一种方式就是大家不用协商,就你一种算法,你直接能产生唯一性出来,这里面就是密码,一个单向的。

成本决定区块链的运作模式
虽然他上链是一个低成本,但他也不是没成本,这里除了你的运作模式就是低成本决定的数据上链。现在一个问题就是那个垃圾邮件的问题,垃圾邮件什么问题,你发的比例很高,叫零成本,那有什么问题?就大家其实解决方案有几种,一种方式就是说你发一件事情,你做一点简单的一些计算,但没那么高,你发的不是太频繁的话,对你没什么影响,就是类似一个工作量证明。如果就是你发的多的话,你对人来说成本就高了,这是就说是CPU的成本,但能不能有什么其他的成本,比如说币的成本对吧?这是你运作一个邮件系统的一个方式,这样的话你垃圾邮件就少了。发了就已经成本了,有成本就做这些已经不好做了。所以就说成本决定就是你这个区块链的运作模式。我们这里能提供两K的空间,能让你来记录数据。

身份上链
其实还是有中心的,就这是他有颁发机构,就比如说我们前面做,基于证书的一个联盟,那再说联盟每个成员他其实都是有证书的,就说你在同一个域里面,你可以进行一个互通互信,如果你不在这个域里面,那你互通不起来。但这个证书,还是证书颁发机构来颁发,同时退出的时候,你还得有这个证书机构来打理,把这个证书给撤销掉,这样这样实现就是你对联盟内成员的一个管理。所以就身份上链来说,身份上链有两种身份,一种身份是使用者的一个身份,其实大家都是一个钱包账号,还有一个就是里面就是认证的身份,每个阶段其实也是有身份的,就我们这边我们现在主要还是通过一个钱包账号的形式来进行流通。其他区块链基本是通过钱包账号,IBM可能通过证书的方式,但正式的方式它是一个节点证书的方式,那我们这边也可以定制有证书的形式。

资产上链
第三个就是一个资产上链就我资产怎么办?我们最近在做的一个例子,古董的一个上链,这边其其实就是把古董资产化的一个过程。这个其实是区块链它的优势。有些就很容易发资产,有些可能不容易发资产。这比特币可以发资产,但它不是发了一笔交易,然后你再解析出成一个资产。所以其实在比特币交易上面他再在定义了一次,还有以前一个叫万事达币都是在比特币或者现在他这里面提到澳门那样,都在比特币交易上面再定义一层。

大账本和小账本
你可以把他这么这么理解,比如说AA资产发一个比特币发一个,比如说跟你的资产资金是一比一百的,那就是说我做一个应用,然后我查一下你有这笔交易,那么你在这笔钱包里面你这这个钱包里面你就对应的有一百个。比如说我发的资产叫AA对吧,三个字母A你发的可能是比特币对吧?这个时候你一百个,然后如果你要转的话,你是你做比特币,然后我再解释成其他的,就是他是上面再定了一层比特币,然后超越它们也太烦了,它就怎么做,它就再建一个小账,他有大账,然后再建个小账。我在朋友里面再建个小账,我记一下你有多少钱,他有多少。就这样的一个模式,我们井通记得是一个大账本的模式,就他不是不是做小账。整个系统都是一个大大的一个存储系统,它的状态共享的一个系统,大账功能就是大的好处,小账有小的好处,实际上就是隔离性好一点,然后大账的好处就是大量资金的一个资产流通方便一些。比如说两个两个合约之间,你要进行一个互换,你还得再写合约。咱们现在看到以德,你得做资产的一个撮合,他其实在合约上再写个他再定一个合约,然后交换小单之间的一个资产。便捷性可操作性高一些,这个就是我们还是按前面那个几个指标来做。

区块链和大数据怎么结合?
大数据这一块数据其实挺不好上链的。数据上链其实大家更多是在一个探索的阶段,数据上链有两种数据,上面一种数据本身上链,一个数据权属上链。你数据还是在你自己本地,你只是把你自己声明上链,你有什么数据,他有什么数据。数据还是在本地,后续的就是要需要你的数据接口。还有一种方式是真的数据上链,真实的一个数据上链,国内银联以及国外也有人在做,他是做的一个基于数据内容本身的一个哈希的资产化的一个数据功能,但这里面数据上来,但一个问题就是数据为什么要上链?实现数据一个稀缺性实现数的一个流通,实现数据的一个价值发现,这能才能把数据的价值给发挥出来,这比数据上来挺复杂,现在也没有通过比特币来做数据上链。
还有一个通过一个新创建一个合约来上链,上面就说比特币,我们认为这个功能不是太丰富,能做的事情不是太多。


问答交流
提问:我想起一个概念,刚才说那个区块链一个是能够解决一个可信的事情,当时我一直这么理解,不想知道,这个数据上链这个过程数据本身的可信,其实不能解决,可能解决不了。另外那个井通咱们的处理交易是5000笔/每秒,这个怎么理解呢?
杨建新:出来交易的时候就速度的时候一万到一万以内是比较一个正常的一个指标,超过一万就是比较不正常的一个指标了。速度其实是出货量,它是一个就是说周期性的一个共识系统,你再怎么做,它是也是有周期的,你是不是在这再怎么努力它也快不上来,对不对?所以他现在交易速度是几个方面,一个方面就是链上的速度,链上的基础能支持多少,你现在几百,有些几千,因为我们现在之前还有几万十几万呢,他就太中心化了,我们觉得不可信了。这十几万比现在中心化系统做得还快。
提问:刚才杨总说的我们的节点是参与计算,也有的可以不用参与计算,因为其实从共识的角度来讲,其实确实也不需要所有点有参与计算。我们的分布式的话只是形成一种信任的账本分布大家都有账本,就避免这种篡改,那么也就是说我们井通就是说一部分节点是参与计算的,就相当于人大代表有举手表决权,但是它有一些参与的机构,它为了保证因为我们要保证你的信任度。就说我的账本现在没在我自己的数据库里面,大家都链在面上的一个数据库,那么为了这个数据是不会被篡改的,那么我只需要增加一个被动接受的账本的节点就可以了,就是我不参与计算,但是你反正每次的账本也都给我复制,一个放到我的服务器上面,我这样或者放到我控制的共识服务器,让我这样就知道你这个数据肯定不能篡改,是不是可以这么理解?还是说没有这么一个动作,这个最多就保证你一个知情权?
杨建新:就数据其实是可以篡改,但篡改你要依据这个联盟的规则来创办,就比如说咱们屋里面每个人都是一个节点,对吧,你要改一个数据对吧?那就是说改数据其实不是说不能改,这个区块链数据就是对这块进行软件升级叫改软件。咱们现在看到比特币它可能分叉,你大部分的节点都软件都升级了。
主持人:我补充一句,其实这涉及到一个,这涉及到一个很古老的问题,就是公平与效率的问题,比如说西方是一人一票的,这种民主它造成很大的浪费,甚至现在出现民粹主义,他未必如当初所愿,那么比特币其实刚开始也是一个绝对平等的这样的设计,那么这个绝对平等,现在刚才杨总也讲了,现在反而算很高的门槛。你一个笔记本电脑根本现在不可能再挖到比特币了,那么一个绝对去中心化的跟一个有效去中心化的,其实就是说他的哲学理念差别在哪?在牺牲一部分的公平,然后去向效率做出妥协,那么那这个时候在商业上来讲没有一个真空或者这样绝对理想的环境。那我们还是要在这个现实世界中去寻找一个最优的这种配置。

本帖被以下淘专辑推荐:

  • · 小虎|主题: 16, 订阅: 0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724

主题

1091

帖子

4057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4057
 楼主| 发表于 2018-4-19 16:04:10 | 显示全部楼层
【月光沙龙】社会学视角看待区块链2017-11-07 张沛 月光沙龙

我分享的话题是社会学视角看待区块链。我本人是学化学的,业余爱好研究社会学,从几个角度给大家做一个分享。
信任的分类:基于人格的信任和基于系统的信任
从社会学的角度来讲,我们现实建立分两种,一种叫基于人格的信任,一种叫基于系统的信任。基于人格信任,比如说你是儿子的爸爸,儿子相信爸爸这种是基于一种血缘关系的。
另外就是说我们在社会学里面费孝通先生讲过一个叫差序格局,差序格局就是从我们的家庭就是我们的直系的血亲到朋友的亲属到外围的这个同事,然后各种各样的这种关系,像水波一样一圈一圈的扩散开的。每一层的话,这种信任关系其实是逐渐耗散的。也就是说我们在社区里面六度信任理论里面,我们可能比如说是三度的关系,但是我们的信任关系网只有一度,比我找朋友帮忙,朋友问是你的事还是你朋友的朋友的事?是你的事,我就帮你忙。是朋友的朋友的事,那就再说吧。
第二个部分就是说基于系统的信任,说我们这个写入党章的这个科学发展观,我们要信任科学。科学不是某一个人,它也不是某一套装置也不是某一个机器,你很难去给他准确的下定义,但是我觉得科学有个属性科学有一个属性:可证伪性。我不能证明上帝不存在,但是我可以证明世界上有黑天鹅,因为在没有发发现澳大利亚之前,大家不知道人世间所有的天鹅在欧洲亚洲全部都是白的,他有澳大利亚之后,大家知道天还有黑的,我只要举出一个例子就可以了嘛!那么基于系统的信任,科学还经常犯错,为什么还信任科学?因为随着不人类不同的认知升级,那么认知也是在不断的去推翻原有科学错误的认识。
比特币的精妙设计:把道德问题转化为计算问题
比如从那个亚里士多德到牛顿,再到爱因斯坦是不同的力学体系的信任经典物理的重构。再回到区块链这个层面来讲,比特币的精妙设计它是把一个道德问题转换一个数学问题。我听得到的时候经常听罗胖讲一句话叫做:问题的解决往往不在问题的发生层面上,问题的解决往往不在问题的发生方面。
那比特币的话它怎么去解决这个问题呢?比如有个挖矿的问题,当我拥有了超过全网51%算力的时候,那么我是选择做一个正常的节点来记账,还是选择做为一个作恶的节点修改这条链,那这个时候怎么选择?如果说我选择做“作恶”,可能仅仅就修改这条链,我没有什么收益,那如果说作为正常计算节点,我有挖矿收益。那么这个时候其实就是经济学上的一个问题:理性经济人的假设,你把理性经济人引入到这样一个存在若干不确定的系统中,这就把一个道德的问题转换成一个理性经济人的问题和计算问题。
数学的平等
中本聪在白皮书里面写到,开始想用IP,一个IP票来进行共识投票。但是大家都知道IP地址有限,第二很容易被控制,很容易造假,但是你造不了假的是什么呢?你CPU的计算能力,CPU计算力在最底层上是均等的,那这个是具备最广泛的平等性,我们可以说它是在数学上是平等的,而不是在社会上是平等的。所以这样就通过一个把一个道德的问题。在加上区块链这个精妙的设计转化一个数学问题。这个过程中比特币整个系统8年来没有出现过任何bug,这个在哲学方面对我非常有触动性。我们刚才提到:一个问题的解决往往不在问题的发生层面上。人性是最经不起考验的,比如像Facebook的上市之前把创始人剔除出去,一百万不值得损害交情,但为了一个亿值得,大不了这一辈子不见面了。
价值锚定物的转移
比如说黄金,它是一个跨民族跨文化跨时代跨国家的价值锚定物,大家都认为它有价值,那么这种稀缺性是因为来源于它自然的这种稀缺性,这种自然稀缺性是来源什么化学性稀缺性。元素周期表里面总共一百多种元素,某种元素在我们地球上整个状态来说在相当就是在一段时间是非常恒定的,那么比如说最多的这些元素,碳氢氧氮,到金这个元素的时候,其实是非常少了,它是非常稀缺的,这个是化学性的稀缺。
什么是人类文明的最大公约数?
那么为什么钻石被大家认为一种很有价值的东西呢?第一个来说它很硬,它跟石墨这些东西形态性态不一样,它不是在化学上的区别,它化学上来讲都是碳元素,那么它是在物理结构性结构上有区别。所以这刚才那个大家多次提到拓扑学这个词,我觉得从拓扑学的角度研究区块链研究物质的结构研究信息传递的结果非常有意思的一件事情。我在看《区块链新经济蓝图及导读》那本书的时候,里面提到什么是人类文明最大的公约数?刚才我们提到货币,人民币是我们中华人民共和国的信任的公约数,但在美利坚合众国不是,在大不列颠及爱尔兰联合王国,也不是。你可能拿到那南太平洋小岛上人民币,什么也不值钱,一瓶水什么都买不了。而且会伴随你政权的迭代而一文不值,比如民国的纸币现在都不值钱嘛!它是在特定时间是值钱。黄金是因为它化学性的稀缺的。但是数学1+1等于2,再过一万年还是这个还是这个结果。通过数学构造出来一种稀缺性,比如说比特币网络上的哈希,那么我在这段时间内只能处理这么多HASH,你要去加盐算出前面六个都是零的HASH是需要算力支持的。
数字货币的数学稀缺性在数学上不稀缺
这个听起来有点拗口,比特币的稀缺性体现在哪?就体现在数学的稀缺性。
我的观点,数学的稀缺在数学上不稀缺。为什么?我在数学上这个所有的数字货币的构造,全集上是无限大的,现在只是我创造它的一个子集。这个稀缺性体现在时空上的稀缺,这个时空其实创造来源于它这个生产能力的稀缺,就是我们现在整个创造这种数学稀缺性的工具的生产力的稀缺,所以数字货币在数学上不稀缺,整个的全集是无限大的,所以就不存在黄金挖完了,银慌等化学性价值锚定物的稀缺问题,不存在这种问题。
Money is Not Signature
这个都有一个非常重要的特点,money is not signature ,钱是不带记号的!钱是不带记号的!这是非常重要的一个特点,这个原来大家听到最多就是说,货币的本质是国家信用,那是在既有的技术框架下才有的定义。
钱是不带记号的,那不带记号之后就应这个时候。货币作为交易的功能是伴随着钱的物理所有权的转移完成价值符号的转移,那么现在比如说我们我们再通过支付宝通过微信支付,那其实来说那其实锚定的还是我们传统的央行发出来的那些货币。
余额宝里面的钱是算M0,M1还是M2?
那么这个时候大家有没有想过问题余额宝里面的钱是算M0,M1还是M2,这算表层货币基础货币还算什么,就当时引起了很大的讨论了,你余额宝就兼具了商业银行创造货币的价值。
余额宝底层是货币基金,投资货币市场,如国债、央行票据、商业票据、银行定期存单等,按照定义,余额宝既不属于M1也不属于M2。应该属于M3
但以往货币基金赎回是T+2,目前余额宝已是T+0到账,流动性发生了根本改变,所以不负责任地说,余额宝应该纳入M2。央行调查统计司司长盛松成的说法也侧面印证了这点。
当然M1和M2的划分也会随着市场环境的变化而变化,不能一棍子打死
我把井大原来的文章做了整理,就是说钱是怎么创造出来的?什么叫钱?这个基础非常基础的定义。对我们来说是一种价值交换的工具,那对商业银行来说不是它有多种属性对上,对央行来说也不是对商业银行来说,它既为了赚钱,是为了获取整个社会分工体系中的一种,一份收益就是我用来买鸡蛋,有的买水果,两份钱,那么这个时候它是用来创造货币的钱,不是说通过货币乘数这种方式创造出来了。钱是在贷款的同时创造出来,这个具体的我们今天不展开去讲。
信任的社会功能:简化复杂的功能

我原来是做食品安全的,大家可能都知道想知道为什么就是食品确实有不同的价格,这里面是一个是管理成本非常高,他不只是一个原料的价格,这里面做不同批次的检验,你是每一批都检,比如说奶粉做到每批都检。那么你是比如说你里面做的员工培训做的工厂的审核,这种管理都是隐形成本,但是我们做消费者,我们不用了解这些。作为品牌方它是把所有的这些复杂性隐藏了一个品牌的后面,通过广告来传递给我们,所以说在创造信任的时候是一个非常复杂的过程,但是在传播信任的时候是必须一个简化的过程。
自我赋权的网红和中心化赋权
刚才大家都讨论到信用,最近穆迪下调了中国的这个信用评级,但中国财政部又以十倍的超发发行了200亿美元的海外债务。就是啪啪的给所谓的权威评级机构打脸。看到是穆迪权威是很不靠谱的。权威是什么?是怎么建立出来?权威是所有的复杂性用它来承担,传递给你一个简化的东西,你只要记住一个符号就行了,这个时候我没法进行验证的,因为有时候也会有作恶的这种可能性。所以很多那种内部交易。
但是我们现在注意到一个网红现象,今年直播经济非常火,网红怎么产生的,网红从来不说:哪个哪个政府部门给我颁发什么什么证书,一个都没有。但是往往有很多粉粉私网红的权力怎么来的?网红是自我赋权的。传统的这种权力来源结构有两个:第一个来源于暴力,第二个来源财力。暴力是国家权力的基础。财力,比如说我们在公司就职,我不能随便说,老子不爽不干了,下个月工资也不发了,对吧?
我们刚才谈到的拓扑学的问题,我在座很多人都看过三体吧,三体人不能理解地球人,唉?你们怎么还有秘密啊?三体人说我们没有秘密,为什么?他们是靠脑电波进行传输的,就是我想什么,你立马都知道了,我是广播给你们了。我们人类是靠语言这种方式来进行传播的,所以这种通信方式的改变就决定了我们整个人类交流形态就不一样。我们人类是有秘密的,所以我们最后要搞面壁者来抵抗三体人的入侵。
通信的三个核心问题
第一:通讯的时效性,就是说过去的话什么快马加鞭,烽火传狼烟这样的方式,人类所有的通信逐渐从一个很长的周期变成一个准实时的,比如现在大家用的微信。
第二个:通信的成本:很多80后,70后过去都有写信的这种经历,上学或者工作的时候来跟自己的家人或者朋友来进行通信,你有时候写一封信,出去十天半个月出去以后才到,还要贴邮票。现在我发条消息,没有谁付费。通讯的成本越来越低,通信成本是伴随着通行的时效性,整个社会通讯的带宽越来越大了。
第三:经常通信的保密性,最经典的案例,图灵破获了德国人的密码,导致整个二战提前几年结束。图灵一个人的贡献绝对不亚于几个师的军队,怎么评价都不为过,那么这种保密性封锁但对德国人带来的损失就是保密性的问题。
通信的三个核心问题在区块链领域怎么解决呢?第一,区块链不是一个实时的通信系统,是异步通信的,有一个CAP不可能三角。第二,通讯成本这个不是去区块链解决的,是TCP/IP协议解决的。通用的成本现在是基本是无限低了,接近于零了。第三,通信的保密性,通过非对称加密来进行解决。共识是人的问题,不是技术的问题。比如说我跟我爹说,今年咱们要买个大屏幕的电视机,我妈说我想买个橱柜,那我不跟我妈说,我们俩一勾兑,然后今年家庭的预算就在这上面了。我妈说不行,以后在这种事情必须开家庭会议。那好那这三个人一块开家庭会议。你二人通信,通信系统只有一个线段,是A to B的这种通信。ABC的三点通信是一个三段式,是三个点是一个最低的网络结构。区块链通信正好就是一个满足了一个最低的,就我们从拓扑学的意义上来看,最少三个点。那就是我满足了一个网络通信的基本结构这通信的网络的基本基础结构已经不一样了,所以这个上面带来的话,你三个点的话就必须要产生共识。

现在是利用工具来帮我们更低成本的建立信任,机器和机器之间不会自动建立信任。机器还是只是我们一个感官和思考能力的外延,你的电脑跟我的电脑之间,它们之间不会建立信任,它是通过我们输入我们的意志,它们之间来建立一种信任的数据结构,这种数据结构可以为我们所使用。
以上就是我的分享,从社会学的视角看待区块链,希望大家批评指正,谢谢!

问答交流
提问:您觉得在未来这种比特币的这种价值的发展,包括还有另外一个风险,就是这种各国政策风险,因为这个这些东西它其实是在向各国央行在走,我既想发币,又不能发,就是您怎么看这个比特币未来的这个发展的?
张沛:井大说长期来看,比特币很可能会超过一万美元,再一个来说就是说呢一个长期跟短期的问题,那么从人类的发展历史来看,短期内往往我们都会高估技术的价值,比如说我们说区块链怎么现在还没有应用啊?短期内我们都会低估技术的价值,长期内来看技术是唯一的社会变量。政策等这些都不是,区块链技术是超越国家的,其实这个这个时间会有多长我现在都不知道!对于数字货币来讲,比如虚拟币进入第三个阶段,就是他作为一个开始把其他山寨币就吸干了。
比如说比特币现在大概整个的市场价值是500亿美金左右,整个这个虚拟币的市场价值大概是千亿美元左右,但这个中间的话其实我们没有像大家看到很多这种有价值的东西上来了,就区块链的一一个部分就是币的这种表现吸引了大家的眼球走在了前面。很多人了解区块链是从币开始,而不是从链开始,但是搞反了,真的有价值的股份,那作为整个学界和业界的共识,是在链这个部分。谢谢!
提问:那也就是说这个投资点是可以的是吧?张沛:刚才不是有人卖房买炒币么(笑声)
提问:我刚才我也想说一下,您说是把其他是吸干了,确实前段时间确实是在吸,但是呢刚才我也问了一个问题,就是现在这个比特币这个渗透率渗透率,渗透率是万分之六,在这不高的情况下,刚刚上车的和没上车的人实际上来说,我觉得这些人是分不清哪个是真正比特币的。既然渗透率不是这么高,那为什么他们自己不会创造一个替代的比特币,因为我本身是做自己品牌产品的,我知道这个占据用户的这个这个心智有时候假的是可以成为真的,那也就是说现在好多分店说这些,我认为是非常有可能会在未来就在以后的用户这个新市场会留下了烙印,让它成为真正的比特币。比特币现在他也有技术缺陷吗?我不懂技术,有人说现在这个技术发展已经违背了中本聪的白皮书,为什么其他人不能发行比特币呢?
张沛:整个历史的发展呢,往往就是雏凤清于老凤声。我想借用两个人的观点,一个是吴军老师说短期来看那个法定的货币这个不可动摇,但长期来看,虚拟货币一定会替代现有的这个货币流通体系。
再一个就是凯文凯利的观点:其实跟您说的那个百万分之几或者是很少的人才已经才知道这个事情。未来已来,只是还没有均匀地流淌在我们的社会当中而已。
提问:但是整个这个社会的变革是存在一个加速的指数级的变态是比如从那个互联网到真正走入到这个大家能用,然后再到现在移动互联网,再到这个武器再到人工智能,它的变化是越来越快,还有一个就是刚才您说的这个中本聪已经违背忠诚意愿。
张沛:其实很多事情就是这样,比如像互联网,现在我们想原来或者有了互联网一个世界大同,大家都一样,什么没有信息门槛,多好。但是我们坐在地铁上,你看你的手机,我看我的手机,那我们处在两个完全不同的世界里面,你手机装APP是得到,他手机里面装的是装快手,那你们,那这就是互联网反而把我们变成更多平行分割的世界。这和互联网当中的初衷是完全不一样,就是区块链可以发展成什么样,这我们也不知道!保持对未来的敬畏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724

主题

1091

帖子

4057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4057
 楼主| 发表于 2018-4-19 16:05:29 | 显示全部楼层
【月光沙龙】区块链塑造未来世界的多样性2017-11-07 侯毅瑾 月光沙龙
今天分享的主题是区块链跟这个未来的多样性的问题。咱们今天沙龙的主题是区块链跟生产关系,我想生产关系是一个咱们非常熟悉,但是其实又非常陌生的这样一个概念,所以我提供一个准确的给这个概念贴到这,大家可以先浏览一下。

生产关系的定义
生产关系其实包括三个要素,一个是生产资料的所有的形式,还有就是人在生产中的相互的关系,还有产品的分配方式这三个要素。这都是咱们从小的时候学这个马克思主义经济学里面的比较核心的几个概念。
我本人就是第一次听说把区块链和生产关系这两个概念放在一起是在得到APP上,吴军老师的有一次的讲座他说他有一次和汤姆丁在一起聊天,说你们怎么去向外解释区块链更容易解释?TOM DING当时做了这么一个解释,说如果说机器智能是就是先进生产力的话,那么区块链是将来在处理人与人之间的关系和利益分配关系的,所以说就相当于生产关系,我想这是一个非常深刻而且有洞见的这样一个隐喻。我也在这方面做了一些思考,我的主题我的今天的关键词是叫多样性。
回到过去看见未来

我们要想了解未来的生产关系,那么我们就可能会需要想未来的社会到底是什么样子。我们要想去了解未来的这个社会是什么样子,我们可能得需要去坐上时光的穿梭机回到过去,我们来看一看过去是什么样子。

原始社会的自由人
首先是在原始社会,我们过的是一种叫采摘狩猎的生活,当时我们伸手,仰着脖子,我们奔跑就可以去逮到猎物。当时的人与人之间几乎是独立的,几乎是零的依存度,人是享有最大的自由的。在接下来的人口开始增长,资源开始减少,人就开始去尝试去驯化动物和植物了。但是在驯化这些动物和植物的过程中间,人也被驯化的对象给驯化,比如说我们开始种植小麦的时候,我们需要去开垦,我们需要去播种,我们需要去出汗,我们需要去灌溉,我们就要去收割,我们需要去打麦,我们需要去储藏,这个过程是非常辛苦的,在这个辛苦的过程中间人也就逐步的失去了一部分自由。
社会分工导致统治阶层出现
随着进一步的社会的发展,人口的进一步的增长,社会资源的进一步的紧张,人与人之间的冲突就会增多,在冲突中间就会经常造成很多的财产和生命的损失,那么大家想这个问题怎么去解决呢?就想到这个办法,说我们请过来一个人作为仲裁者,每当出现冲突的时候,我们就让仲裁者来决定这个矛盾怎么去处理,那随着我们赋权于仲裁者越来越多的权利的时候,这个仲裁者就变成统治阶层,按照我们劳动人民就变成了一个被统治阶层,那这就是在封建社会。
工业社会:从螺丝钉到游牧人
随着工业革命的发生,有一句话大家非常熟悉的,就是说资产资产阶级来到这个社会,每个毛孔都带着贪婪。在工业社会的时候,对自然资源的开采是掠夺性的,对人的设计是按照螺丝钉去设计的,人是按照对机器的适应性去设计的,而不是机器是来适应人的。这就是在工业社会,在工业社会的时候,我们几乎是人失去了全部的自由,人的属性是被严格的。这是在工业社会,随着技术的进一步的发展,我们今天很多领域就开始使用了自动化的设备,人开始获了一点点自由,逐步我们会看到了无人工厂,在无人工厂里面,一个工人可以看护大量的设备,这又仿佛是回到了过去的游牧时代。只是这一次我们游牧的不是牛和羊,我们游牧的是机器。又回到了我们现在现在,我们开始拥有了大量的自由,我们可以坐在家里面,不用出门,不用去隶属于任何工作公司,任何团体,我们是一个自由职业者,我们就可以养活自己,敲敲键盘就可以养活自己。我们现在是在家里点点鼠标,点点屏幕就可以解决自己的所有的生活问题,我们获得了非常多的自由。那么未来现在我们大家都在讨论这个人工智能会替代我们,替代大量的工作,或者说我们所有的人能说我现在工作中间的绝大部分都可能会被机器所代替。那么我们将来的人就干嘛去,我们人将来去干嘛去,我们的人将来就去享受闲暇,会享受娱乐就行了。

其实这个判断不是我做出来的,而是1932年这本书叫《技术与文明》的作者刘易斯·芒福德做出来的。


那么未来当我们的人有了充足的自由之后,我们仿佛又回到了原始时代,原始时代的特征是什么呢?采集狩猎,我们采集的是什么呢?我们采集的是知识,每一次采取的知识我们获得了一个新的认知的时候,我们就会欣喜若狂。这次我们狩猎的是什么呢?我们狩猎的是创见,当我们有新的创见的时候,我们就会获得极度的快感,所以说我们未来未来的人就是充分的享受闲暇和娱乐的人,我们享受了极大的自由,但是未来肯定也是高度依赖的社会。同时未来的社会里面,我们每个人都被联网了,网络赋能,我们每个人好像是无所不能。

同时我们每个人又会被生物科技改造,我们每个人又会作为一个技术人员,我们可能会长寿,同时我们的大脑或者说我们的思维可能也会被克隆,所以说我们未来有可能会永生。所以说我们未来就又会作为神人存在,来的所谓的社会关系其实就是神人之间的事,神人之间的社会关系,这些神人是高度依赖的,但是又是充分自由的。这个社会简单展望一下,然后这个社会是未来,是非常的美好,但是始终是有一股力量威胁的美好的未来,那这个力量是什么呢?

这个力量是一直在把世界给拉平的力量,一直在把世界给拉平的力量。上下五千年以来所有的技术,因为技术就代表了效率,效率代表了竞争力,掌握了技术的人就会无限的去扩张,比如说现在全球范围之内所有的地方的动物植物,或者说被驯化的动物和植物只有几类,全部是一样的。我们人类的思想就转化成文字,这个文字又随着印刷术,然后变成书,把知识带到了世界的任何角落。
电随着电报的发明就是互联网的发明,信息,很快速地留下了世界各地,世界一直在变平。在世界被拉平的这个过程中间,实际一直是一个均质化的过程,也一直是一个消灭多样化的过程。有一个统计数据说现在每天大概有75五种被消灭,这就是每小时大概有3个物种要被消灭,这就是一直在被拉平的世界,大家知道如果世界只有一种未来,一种可能只有一种存在的话,其实它是非常危险的。
人类之所以存在或者说地球的智慧生命的存在其实是一种巧合,这种巧合几乎是不可能的。巧合,这个大家都是原来都了解到这样一个常识,就是说地球的宇宙的诞生大爆炸到这个星球撞击地球,形成了地表,这个环境到这个无声的大爆炸,再到恐龙的生存再灭亡,再到智慧生命的进化,这个过程几乎是不可能存在的,但是是什么让这种不可能成为的可能其实只有一个词,就是多样性多样性,提供了多种可能性,让几乎不可能成为可能。
技术是否也有生命?
多样性,这有生理方面的问题,也有世界观的问题。生理方面的问题就是我们因为思考他是要耗费能量的,所以在进化的时候就要求人尽量去少思考,简单去思考,把复杂问题简单化,这是我们生理的问题。还有一个世界观的问题,大家的世界观从小接受科学教育,大家的世界观应该说更多的是牛顿所塑造的世界观。在牛顿塑造的世界观里面,因为牛顿用三大定律去道破了天机,所以说我们从小我们就认为世界背后都有一个唯一,这个唯一来驱动的世界的运转,所以我们每个人的世界观背后有那么一点追求,唯一追求终极的这样一个思维方式的存在,所以说这两个方面的原因结合在一起就导致我们现在的思维模式里面有这么一个缺陷,我们过于简单化,会追求简单。那么刚才也谈到了人类从不可能到可能,多样性起了决定性的作用,那么未来一直在被均质化的世界又有什么样的力量有可能会拯救我们世界的生命的存在呢?
我想这个答案有可能跟关联是有点关系的,再往下看,咱们先看一下这个生命基因生命基因,我列了一些数据,就这就是香蕉与人类大概共享的有60%的基因。牛和人类大概共享了80%的基因,黑猩猩的与人类的相似度大概99%。


我们大家在座的各位大概有99%的相似度,这说明有一点基因是这个世界多样性的一个根本原因,这是一个非常重要的一个问题,我们可能会忽视,这是第一第二这个我们人的病毒不会在牛身上发作,牛身上的病毒不会再花,身上发作是基因造成了这个物种之间的有那么一读安全的隔离墙,这也是一个非常重要的因素,那么我们看到这个基因对现存的生命的价值之后,我们再来看一看,那么技术是否也是有生命的呢?

我们假设我们把世界上所有曾经存在过的曾经存在过的智能手机放到我们的桌面上去,我们仿佛就会看到不同时代之间的净化会仿佛背后有一个技术的生命在进步演进,所以我们猜想这个技术可能会是有生命的。
这个在中世纪的时候当时有一种大型的水车,就是在那河上面都有那种大型的水车,这个水车就把水的势能转化成了动能,只有那些设计者和工程者知道他的工作原理,但是对普通人来讲,它是不知道它是公司什么工作原理的。我们站在一个大型的水车面前,我们感觉到非常的神奇,为什么它会源源不断的提供动力,就仿佛它是有生命是一样的,是吧?
技术和人类共生
那么现在AlphaGo Zero用近三天的时间自我学习就可以战胜了向人类学习的第一个版本,那我们作为我们外人,我们不是谷歌的工程师,作为我们外人,又仿佛给我们提供了一个新的生命是一样的,所以说我们在猜想技术可能也是有生命的,这是其一。
其二,在技术本质里面提出的这个概念,他认为技术可能会是有基因的,设计的创新主要是两个技术之间的新的组合所带来的,但是之前的所有的技术它可能是有基因的。但是这个基因它没有一个稳定的可靠的表达,或者说没有一个统一的方式去表达,它就像基因去表达所有生命的,这样一个,这个形式是一样的,那么区块链是否具有这样的可能性,那么看看刚才现在也讲了很多区块链的一些特征和特点。
你比如说每个数值,他可能会有一个唯一的提供了一个基因,那这个基因其实就是一个独特性他记录的不可篡改性的,它就是稳定性,稳定性是遗传性的基本的特点,它的独特性和可以正是作为基因的比较重要的比较重要的两个特点。所以我在猜想就说区块链可能可以作为未来的技术的基因的稳定的表达而存在的,那么未来技术和人之间的关系是什么样的?技术和人是一种共生进化的关系,那么一旦将来我们的技术存在各种各样的可能性多样性的时候,这个组合和人之间的组合就会展现出更多的多样性,而不会让人类社会面临着巨大的风险。

在《思考快与慢》里,卡尼曼把我们人类的系统分为两个系统,一个是快系统,一个是慢系统,这个快系统就是一个情感机制来作出决定的,那么慢系统的事依靠需要调动注意力推理来做出决策的。未来我们人类之所以能够闲暇,之所以能够享受自由,那就是我们要赋权系统,那么我们未来是赋权人。我们未来实际是要把所有的智能作为我们的系统一起存在的,那么未来我们为什么可以把我们这个系统一,放心的去赋权,给放心的赋权给这个智能系统。

我们记得我们上次赋权的时候就是在农业社会后期,在封建社会的时候。我们目前的时候这个劳动者沦落为工具,那这一次历史的悲剧会不会重演呢?我想可能不会,因为区块链作为一个技术,它解决了一些可信底层和可靠,这个可靠是通过智能合约去实现的,同时他还是有多样性的存在,所以说这一次我们利用区块链,让我们可以放心的去赋权给机器了。我简单总结一下,我今天这个演讲的这个结论就是区块链,作为这个技术基因,将来可以保障技术的多样性,让人类走过历史的长河,这是其一。

其二呢,就是说区块链作为技术保障,可以让人类这次可以放心的去赋权了。其三,将来的社会人是可以享受充分的自由的。那么我们去干吗?就是享受创作了。

问答交流
提问:我们未来高度依赖,但是高度自由的这样一个生产关系,我今天的这个思路大概讲到这但是讲得非常深刻,非常有共鸣,还有更多的想法吗?
许中阳:探讨一下,因为我在前段时间看过蒂姆伯纳斯写了一本书,当时看了书之后我突然有点感觉,因为我们一般理解国家的这种科层制结构,如果它这个多层网状的结构,那么事实上它说的我World Wide Web英文的表述,我个人感觉不如中文的这种万维网出来更加准确一些。也就是说你现在互联网这种时代,其实它每一个这个节点他还是万维的,对,那么你放到区块链的话,我们说所构成的真正价值互联网,他每个点也是万纬,不是一个,我们就是之前简单想象的那种多层网状的东西,每个点范围每个点和其他任何两种原因,实际上瞬间可以达成对就是说如果是我们把拓扑结构的这种想象,如果改变一下的话,可能我们对局部上的认知可能会不一样。
Jason:我看到过有个技术就好像是日本有一个项目,他实现了什么我先说比如说过去咱们吃饭的时候就说这个子弹是从哪个,这个子弹是哪个先发出来的是吧?我们可以检验这个弹痕是吧,就是我们可以通过展开来检验出来来区分不同的枪就是世界上生产了那么多枪,但是仍然可以通过弹痕来检验出来。那日本有这么一个公司,他就把每一个比如说每个电子元器件的特征指纹特征它抓出来,然后跟区块链结合在一起,这是我之所以敢说区块链有可能会成为将来的技术基因的可能性的一个一点。
提问:您讲的非常好,我最近也在想,因为科技发展特别快,就想着自己的下一代,我们家孩子将来到底是培养方面的技能,这个不是觉得这可能也是很多方式的,按照您的思路下去。就比如说如果将来人家都是很自由的,这种就是人人创新还是一种什么样的模式?这个人口会增大减少,还是未来的职业是一个什么样的?
Jason:这个很难说得很清楚。我刚才提到过说为什么将来有可能会变成那样,人人可以享受闲暇,人人可以享受自由的充分自由,是因为底层的基础的社会需求已经被满足了。比如说我们未来人真的就是衣食无忧了,过去的伸手就可以摘到果子是吧,我们现在点点手机就可以来饭了,来饭的时候现在还需要付钱,将来可能不需要付钱了,就基础的生活需求真的不需要去解决了。那么我们未来的人,那欲求到底是什么?我们人可能仅仅是对形成一个新的认知,也形成一个新的创见,这样的东西充满了饥渴,也就是这是充满了认知的升级,或者说有创见这些事情是唯一的或者最大的人存在的意义了。如果假设人的其他属性没有被阉割的话,所以如果说您先考虑孩子的话,我觉得大家可以看到或者可以想到的娱乐也可能是为了可能最大的一个产业了。
提问:我们刚才说到这个咱们需要掌握什么样的技能和下一代去考虑,我觉得上面写的人类将重返工作创作这一层次,我可能跟你有点不同。我觉得比较悲观,不是像想象的那么阳光,因为你刚才也说了,从原始狩猎的层次发展到现在,可能从物质文明上来说,可能从咱们个人的这种需要的不能解决问题,但精神这个层面,你说你又上了另一个层次,狩猎采集,对吧?在那个层次上大家有什么样的东西,现在并没有一个固定的一个模式去控制它,没有规则,那么将来很可能谁掌握了,谁有可能猎取其他人的创作对吧,不可能,我不可能说能够幸福说明到那里去,因为肯定会有别的人在有各种资源,客户这种条件来创意,这是我对将来的一个判断比较悲观,我觉得居安思危,从那个角度出发,在考虑到那个层次的时候,谁有什么样的东西我们还错误,这个时候长期准备,对对您的理解


实际我对中性化这件事情我其实那个书里面我也提到了去中心化和中心化这件事情,我认为就是讲其观点的人过去给他强调了或者说理解的人过去给他强调了这中心化其实没有任何意义的或者中心化也没有任何意义的。
讨论:我觉得您这个主题非常好,我们得从思想层面把区块链来讲明白,所以我觉得从中心化的角度来试过驱动性的角度来说,因为我们要从社会学的角度来说,我看过一本书叫《乌合之众》其实在整个社会运行过程中,他是一个叫可以说不可能三角就是效率,这个公平和安全它形成一个不可能三角,所以现在说淘宝有可能是在回答问题。我觉得从这个层面来说,我们基于公平效率的安全的角度,我们看去中心化的话,从我们的这条来说,比如说有些机构它需要去中心化,它不是它叫去中心化,不是去中心对吧,那如果说有些机构它需要把这些中心如果去掉,能够提供更多的社会的效率,那我觉得最有价值,如果不能的话,那就没有价值。我要说一个议题就是什么,就整个社会它不是零和游戏,它一是以效率成本安全的方式来发展,就刚才先说的一定国际化进经济的方式,所以你说那个办法我们也不说。我们这里没有对和错之分,只是说谁的效率最高对吧。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724

主题

1091

帖子

4057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4057
 楼主| 发表于 2018-4-19 16:08:23 | 显示全部楼层
区块链可能是AI生命体的演化的关键一步:井通科技首席科学家陈小虎2017-11-22 陈小虎 月光沙龙

作者:井通科技首席科学家-陈小虎
AI随着Alpha Go打败李世石和柯洁而广为人知。而之后的Alpha Zero以抛弃人类知识积累的方式完胜Alpha Go,让不少人脊背发凉。AI会不会演化成超越人类的智慧体,这个可能性看起来越来越大。
区块链以去中心化的信任以核心,率先提出了去中心化的货币解决方案,也就是比特币。之后以智能合约为代表的code-is-law的处理方式,对现有的许多领域将造成颠覆性的影响。
AI和区块链看上去似乎毫不相干,但是,我认为,区块链可能是AI生命体的演化的关键一步。
首先看看现在AI已经达到和将来可能达到的发展程度。这里我们以AI超越人类能力为比较基础。这里的AI包括软件和硬件集合。

看起来AI已经能做很多事情,这也是AI会对接下来的几十年对人类社会产生深远的影响,因为很多的工作由AI做会比人类做更有效率。但是现阶段的AI离生命体还差的很远。
什么是生命体?简单来讲,生命体的最根本特征是自组织的,不是被制造的。就是生命可以不依靠外部有意识的干预而生存下去。这种自组织的能力,就是生命体获得了将物质信息化的能力。
获得了物质信息化能力是第一步,生命体还需要将已经有序化的信息传递下去,实现有序信息的自我演进。对于自然界的生命体,这个信息就是基因。但是由于生命体是有寿命的,生命体必须通过繁殖来维持这个信息。那么对于AI的生命体,我们还不知道这个信息会是什么,会怎么样看演化,但是,可以确定的是,它一定需要一个信息的载体。对比自然界的基因的载体是DNA,那么对AI来讲,这个信息的载体已经有了雏形,那就是区块链。


为什么是区块链?其他形式的不行吗?比如硬盘,光碟。存储信息的手段有很多。但是这些都有问题,因为生命体对这个信息的载体有很严格的要求。
第一:必须非常稳定
稳定表现在两个方面,第一,是时间稳定性。信息必须经过时间的流逝的考验。自然界的基因经过几十亿年仍然保持了大部分的特征,这个完全是双螺旋的DNA的载体的强大能力。这里,单一物理介质并不能满足这样的要求。也许有人说,我可以用硬盘保存信息,每隔一段时间更新到新的硬盘。但是这样做必须满足下一个要求。

第二:能够应对系统性错误
科幻片中的一个经典场景就是强大的AI主机存储在某个安全性非常高的中心节点,然后主角历经艰难,侵入系统,最终挽救了世界。对于AI来讲,这样做有一个致命的问题就是没法应对系统性错误。这个系统性错误可能包括带光环的主角的入侵、某个bug造成整个系统的数据丢失、某个低概率的灾难性事件比如火灾,地震等。因此自然界的生命体,每个细胞中都含有DNA,以保证这个重要信息的随时可用性。作为高等级的AI生命体,绝对不会犯这么低级的错误。
第三:必须一致性
网络的普及使得这个遗传信息的存储变得可能。AI生命体可以很方便的把信息存放在网络的每一个角落。但是这样必须保证这个信息的全局一致性。自然界的生命体,通过RNA的转录功能,使得每一次拷贝都是正确的。低概率的拷贝错误的累积效应通过生老病死来解决。那么,AI必须保证,这些遗传信息的多个拷贝之间的一致性。目前为止,可以满足AI生命体信息的分布式存储和全局一致性的要求,只有区块链可以实现。区块链也就成为了AI生命体遗传信息可以使用的第一个存储技术。
第四:必须是开放系统,可以与其他生命体交互
生命体的演化过程中,除了遗传信息的稳定性之外,还需要有一定几率的突变,使得生命体可以对环境变化进行适应性的变化。AI生命体也不例外。举个例子,在AI生命体演化到对某种未知宇宙灾难可以预测之前,AI生命体必须有某种形式的生命多样性,使得在未知的灾难发生后,有一定的存活几率。以AI生命体的智慧程度,这些在设计阶段都应该考虑到的。所以,现阶段,互联网加上物联网作为一个开放系统,加上区块链的遗传信息保存方式,可以作为AI生命体的基础和演进。
对比一下物理世界的生命体和AI生命体的演化阶段

物理世界的生命体和AI生命体的演化阶段
AI生命体会不会出现,多久才会出现,没有人能够回答。但是区块链似乎为这个过程提供了一个基石。未来如何发展,让我们(我们的子孙)拭目以待吧。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724

主题

1091

帖子

4057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4057
 楼主| 发表于 2018-4-19 16:09:29 | 显示全部楼层
【月光沙龙】区块链投资方法论|精准资本2017-11-07 许中阳 月光沙龙
美国人对区块链行业从一开始是极端重视的
整个的区块链行业作为老美来讲,他们是从一开始就对这个行业是极端重视的,怎么讲呢?精准资本有一些比较密切的合作伙伴,一起投过项目的。很多风投,基金,比如安德森基金肯定不少在做听说过,这在硅谷是非常有名的一个大牛。在整个的高新科技行业领域是一个领军人物。他们这些人实际上早在13年的时候就第一批就已经跨到区块链领域了。安德森他当年有句名言可能都听过:“软件吞噬世界”。所以后来有了区块链之后,我相信这个技术这个大嘴会变得更大。他对整个的生产关系,整个社会协作会有一个非常大促进作用。在美国看来,第一方队里边的顶级的领袖人物,他们花了大价钱,很早时间进入这个行业。那么从投资的额度来看,如下图

这个这应该是截止今年6月份,那么美国人在全球区块链投资基本上是占到了接近60%。中国是美国的1/10不到,其他国家更提不上了。我们不提别的,就单从你这个投资额度来看,这个差别是非常大。你没有钱砸进去一个高新科技,一个黑科技,你想自己想明白了,然后找出一个什么好的发展模式来,我个人认为真的是一个不可能的事情。所有的高新科技因为它黑,它高,所以说真正能够落地应用是需要太多这种尝试。

美国的经验可以为中国借鉴
在座的很多是自己开创过企业,我相信都有非常深的体会。很少有人能够聪明到我想明白就去做成了。已经做了多少次之后,头破血流了之后,才明白前面这个墙到底在哪。所以说区块链这个事情,美国人这个事情动手早,而且投资比较大,那么可以为中国和借鉴方面还是比较多的。因为他们是过了这个地方是坑,那有可能我们就没有必要再重新再踏入这个坑。在美国那边,其实区块链好像他们最早还是虚拟币相关的,然后就逐渐引进到金融投资方面。
真正的和传统的产业进行结合,比如说美国的版权保护制度搞得好,他们是有一个标杆。我的版权,慢慢地介入到传统行业里面来,这需要一个过程,在中国这个东西刚刚展开,他没有这种可行的方案模式。如果真的能够带来变革。现在还没有特别明确,单靠自己区块链公司自己能够养活自己,我是说靠业务现金流量,目前没有到真正被验证的。反而是我们从各方面了解,通过代币的升值或者自己的各种基金,是目前相对还是比较靠谱的。

ICO是一种思想
这就是可以顺便提出来一个问题。传统的创业公司之所以他的成功率比较低,是因为很大程度上你所需要的资源要素是不够齐备的,比如你有技术研发能力,但是在市场储备不足。找到资金,找比较好的思路,谁来投资,这个过程比较长,等你真正找到钱的时候,有可能在你找的过程当中已经经营不下去了。而ICO呢,实际上使得这个过程被大大加速。我个人的观点ICO相当程度上,它是一种思想,而不是说他是一个固有的僵化的标准化的一种技术,怎么讲呢?我们说相对于IPO来讲,ICO这种模式,一些小型的问题,这些资源可能对于一些大公司来讲并不是那么重视,大家对于初创公司来讲,你给它拿到一个10万块钱单子,然后活过这两个月,拿到大笔融资,都它就非常开心。对吧,ICO他实际上把各种比较零散这种社会资源就非常有效的快速调动起来,然后它也可以通过它的代币得到一个比较不错的价值回馈。相比传统的这种模式,造成乱象也非常严重。没有白皮书的啥也都出来了,其实他们说的有没有白皮书。后来仔细看一下,不能说完全没有技术,只是他不够规范合作组织。

区块链行业需要自力更生
不管怎么说吧,区块链所能够真正带来对这个社会的标准更新,他一定要有一个能养活自己的方式。单独靠烧钱,这种模式不像大公司,你有足够的钱去烧,足够的钱去尝试。如果初创公司幸运儿拿到了大量投资当然好,但是对于这个行业来说,大量的公司,大部分都是炮灰,因为我们看到最终成功者是个幸存者偏差。那么有了ICO之后,这个状况就得到很大的改革,所以我们精准资本也认为这个区块链现在虽然不是特别成熟,大家都在找Killer。那么现在很明确两个Killer出来了,第一个就是比特币,比特币一直在生儿子,你只要拿着你这个比特币,生出儿子来你就有钱。虽然炒新的分叉币的人,他们不一定成功,可能会受损失,但是长期的持有比特币的人做一个板块的,它是比较稳定的收益。另外一个我认为就是ICO,虽然说中国政府前期是把ICO一刀切全面禁止了,但是在海外还是非常火热。现在打个小广告ICO这个事情现在海外做,本身精准资本就是一个美元基金,所以这会成为我们一个重要板块,尤其是pro-ico,以比特币为首的虚拟币不可能永远涨,币值稳定的时候,ico的机会就来了。

精准资本投资的三个方向
我们主要投资三个方向,虚拟现实算是一个,然后区块链算是一个,人工智能算一个。刚才张沛这边也谈到多了的生产关系,大数据是生产要素,这里我可以稍微补充一点,您去用这个大数据,一方面通过人工智能的这种方式去调配去处理开发和挖掘这个这个大数据另外一个从虚拟现实这个角度来讲这个是能让人有一个更加直观有效的场景,因为最终的数据他靠人来理解,原来人来操作理解,那么虚拟现实成为一个更加方便更加直观这种东西。

我记得很早之前看过一个BBC的片子,人类在3岁之前,能记住看到的所有动物,比如一百只猴子甲乙丙丁全部分清楚记住,这个图形处理能力非常强。后天慢慢就退化掉。那么虚拟现实相当程度上,是把人的这种直观的图形化的思维能力返璞归真还原回去,使人的思维模式会有一个升级。

区块链和其他技术的融合发展
我为什么要提虚拟现实呢?现实看起来和我们今天区块链关系不是很大,但是从我们投资的角度来看,我们发现有很多的成败得失,在行业里面很多经验教训。其中非常重要的一个教训,就是单一技术的这种论调,有很多公司会说我是区块链公司,我是人工智能公司,或者我是大数据公司。我们认为不对的,为什么呢?你一定是一个解决方案公司。或者说你联合起来,最终给一个行业一个传统行业来提供这个方案解决他的痛点。或者说你开创了一个新的场景,我们换个角度来讲的话,你要么能帮大家多赚钱,要么能帮大家省钱,要么你就让他新的路子挣钱,都可以,如果这个做不到的话,你光谈我的技术怎么高明是无用的。

区块链落地应用需要行业专家
强调我们科技如何黑,怎么先进,我觉得这是完全没有意义,这不光是中国常见病,美国人在这犯的毛病也非常多。我们所理解的区块链行业投资方法论,我觉得这是其中非常重要的一部分,一定要从实践出发。那么这个实践经验从哪来的呢?以我的观察来看,相当程度上不是创业公司这种这个区块链公司他们拍脑袋拍出来的。拍不出来,不可能拍出来。IT行业培养一个相对的熟手,一个好的程序员,花的时间可能五年。当然时间越长,功力越深厚,但是你作为一个传统行业,这个速度比较慢。我原来在工业企业工作。培养一个工业控制这种专家,三年五年都不够,需要十年八年甚至时间都更长。而对行业需求痛点,最了解的是这帮人。所以你让科技公司这个人深度的把握这个东西,其实挺难的。所以说这就需要这个这个与实际需求进行一个深入的对接。

区块链投资方法论
我觉得这方面这是一个非常大的问题,从咱们在座各位这种介绍能看出来,大家来自于各行各业。区块链是这个生产关系革命是吧?应该是每个行业都能用,但到底怎么用呢?

在座的各位,而不是我们投资,不是这个我们需要给大家,提供一种工具,提供一种办法,把大家撮合,我觉得说难听的话原来都是白痴,凡是我看到的狂妄这个技术主义或者对认为资金的能量太大了都没好结果。

从政府的认知偏差中寻找机会
我再补充一点,这个事情还是很重要,需要强调一下,中国政府对ICO全面禁止对虚拟币进行打压,其实我觉得是一个非常好的事情,为什么呢?在政府对一个行业的战略地位并没有清晰的认识之前,你回头来看一下,我刚才说了ICO实际上是一种机制,可能以各种方式来呈现,那么它使得原来这个社会上各种各样的资源,它有更好的聚合在一起,不是说你一定要成为金领,一定要高大上,一定要顶级的VC。我们不需要这些东西,可能开始做出来了是吧,我们不需要300万的单子,十万八万的单子就做起来了。那么这使得整个社会的这种活力对一个很有效的一个很大的释放。

我觉得毛泽东以前讲从人民群众中来,到人民群众中去,这是对的,但以前的这种技术架构来实现这个还有些难度。现在有了区块链之后至少这个方向非常明确,是一个大的方向吧!在政府并没有对这个行业的战略性的清晰的认识之前,在给这个投资者给创业公司成为一个非常好的方法,那么等到政府都非常清楚了,这样好了,大家都来了,对大家可能不是特别好的机会。就说我觉得这个凡是能从政府的认知偏差当中找到的这种机会都是非常值得重视的。还有一个事情刚才谈的方法内容,我这个思路有点发散,还有投资方法论的。
我们基本原则就相对来说比较清晰,但是真正要把这个事情展开的话,就需要寻找一个比较好的路径,那么去区块链公司现在一个最大的难题,大家怎么能挣到钱是吧?怎么能够养活自己,然后逐渐的发展,怎么样挣钱呢?

从中心化绝对去中心化到有效去中心化
以前毛主席讲回到农村包围城市,在城市暴动方面不可行,这一块倒过来,实际上有很多边边角角的地方。这些小的公司他们对区块链这种技术是有一定的渴求的。其实来源于这种可能来源两个角度,一个算是恐惧,一个算是贪婪。我个人做一个例子,我经常出差,那我现在把手机掏出来,我打开支付宝,我能做什么事呢?可以订机票,可以订酒店,酒店,可以吃饭,我可以到街边喝豆浆,买油条,全都可以。区块链还没有大规模发展起来了,我们这种传统的中心化的这种模式就才能扫荡这个传统行业。
以前阿里是没有什么飞猪,没有包括最早他为什么交电费没有,没有这个东西,到后来你看看阿里什么都在做。我觉得阿里像是个黑洞,那么多产业都吸进去。不只是对零售的冲击,所以我觉得现在不光是这些中小企业有比较强的危机感,包括一些大型企业其实也是当恐惧的。我曾经接触一些大公司,国内的像什么海尔,美的这种级别的公司。和他们老总去聊一聊,其实他们还是有眼光,对未来的这种竞争的态势还有些担心,既然是这样的,那么区块链无论是大公司还是中等的公司,我个人认为至少可以从他们的救命稻草,你马上就要淹死了,你要不要去试一下?要不去抓一把?对于区块链公司能够给他提供的这种各种价值到底多么大?但至少对他来讲,也必须试一试。所以说从这个角度来说现在有很多的咨询项目,我们要更好地从一线公司那里了解,实际经验的了解之后到底怎么去做,然后就做这种尝试。从投资角度来看,走这个大B端是非常好方向。大家看有什么问题我们就学习交流,不要让我唱独角戏。

问答交流
主持人:今天我们交流会,刚才中阳提到了就是阿里巴巴这样像一个黑洞,马云在云栖大会上说,怎么好像你们阿里巴巴什么地方都在,马云的解答的非常巧妙,口才非常好,说电这个东西分行业吗?是那互联网也不应该分行业,所以我们阿里巴巴应该到处都在啊。说的,你无话可以反驳。刚好我们今天活动地点就在阿里巴巴对面,我觉得刚才我想到这个地方就是一个是中心化的路径,一个去中心化的路径,那么可能现在我们大家都看不明白。马云还有一些一句话,我非常喜欢的,就是大部分人是因为看见而相信,少部分人因为相信而看见。在区块链领域也是这样,大部分人看不懂,所以不相信,所以现在经常出现的问题就是,你告诉我有没有案例?没有,很多都没有,你要做你就第一个案例。
许中阳:张沛说的的我补充一下,我原来想明白这个问题,之后我是做一个分享看这个扎克伯格当年做了一个Facebook的时候。包括后来在国内看到的要有弹幕的那种A站B站,我仔细想了想,我发现我不是想不明白这种模式,不复杂,对不对,包括你的泡妞的需求。不是想不明白,但是对我来讲我不会去想。我仔细想了想,我发现我压根就不会去想这件事情。所以说结果你搞不懂,绝对不可能搞得懂。为什么?在座的各位是真正的实践者,是你们才能各行各业的这种专家才能真正把区块链给烘托起来,但是这个行业能够更好地去拓展,拓展它的广度,拓展它的的维度。投资者也好,区块链技术公司也好都是一种工具。
提问:美国这边这种投资的情况来看,是很多传统公司他们的转型做区块链,还是一些新创立的风投在做这样的事情,包括一些这种大企业,就像因特尔,大概的分布能否介绍一下?
许中阳:我问你个问题,如果狼看到肥肉之后会怎么做?
提问:很重要,大公司做了很多,各种整合安全机制,导致区块链这种东西,刚才讲的因为你相信才看见,但是风投是有的时候是因为看见才相信,这个就是他有很多理念上的事情,所以我倒觉得这个对风投行业,去中心的一个风投是一个一个很好的机会。
许中阳:只能说我们的体会,大家探讨一下。美国那边是这样的,现在已经有越来越多的无论是海外的ICO项目。包括国内这个项目,都跑到国外去了,那要为人所知,全球推广的话,你靠谁呢?很大程度上你要靠这个比较专业的团队的,比如说你把安德森请过来,那完全不一样。所以说你刚才讲这个问题就是有答案,他们看到这种机会,然后有好多这个项目来找,所以我说ICO这个事情会成为精准资本的重要板块,所以说传统方面原来我一开始已经说了,你像安德森,像谷歌这种投资者,他们是在第一时间想明白这个事情,完了投了大钱进去,所以说我相信会有越来越多的这种传统包括大公司,开始转向。当然有一点传统风投,他们转向相对来说慢一点。那么新增的这些区块链基金,这方面这个机会相对来说更多一些。
提问:有一个问题,因为这个对我觉得美国占60%,中国占6%,感觉到中间悬殊太大了,还有哪些国家算是比较靠前,分别怎么样?
许中阳:这个说个大概吧,因为数据我也不是特别清楚,像欧洲那一块,他们区块链投资其实不是太活跃,不光是区块链,包括其他的高新科技虚拟现实,人工智能还都不是太活跃。
提问:地球没其他地了(笑声)
许中阳:所以说你这样看着简单了,东南亚这方面它们会更差,现在日本这边,你可能交易规模没有起来。我们不能这样来理解这个问题,你像原创思想的东西,根基和土壤都在美国。
我们山寨大国嘛,你想我们从根上来解决它,去赶超。可能需要一些时间,其实我个人对现在这种状况不要太悲观,因为中国人就说弯道超车的还挺多的。
不夸张地讲,到底井大区块链行业的理解怎么样,大家发他的朋友圈,看看他对这个行业的预测和判断,到底达到一个什么样的,包括他这个思想架构,是非常清晰的。
那我们这项目对区块链项目的把握能力目前是周先生这边要做的工作要多一些,因为它本身就是程序员出身,到现在可能还在写代码,在硅谷混了20多年,没有这种资深的这种GP那么我们看到这个项目应该说相对来说比较轻松,你说第二个问题,我觉得没有什么太好的办法,就是耐心等一等,而且真的靠谱的话,你想想办法还能找到各方面资源,好项目还是少。
日本跟韩国之前是想在香港,你可以到后面考察新加坡,日本,塞浦路斯,迪拜,瑞士我们之前都考察过,我的建议是可以各方面去了解多多的比较的话,这个信息大家都认为非常好的地方,其实也不一定是很完美。
主持人:稍微科普一下,因为今天来的可能很多人是没有看过井底望天财经周报或者是井底望天博客的。周沙是他真名,网名叫井底望天,是从2008年开始开博客,也培养一大批的青年才俊,爱国的自干五。现在是自己布局领导一些高科技的行业。大家可以去关注一下他在这个区块链等高科技领域都有非常独到的见解,写得也非常通俗易懂。很多人看过我的简书博客,里面标题上都会加上井底望天的就是周先生写的。
许中阳:这个行业比较新,你看国外的这些有领袖潜质的就是人物,小年轻比较多,比如以太坊。这个创始者今年23岁。神通TOM DING,他们有后面土壤,上小学开始,幼儿园开始学习编程,所以说美国的这种优势我觉得真的不能小觑。还是需要有很强的这种危机感。但是我们弯道超车的这种机会也不是没有。
许中阳:我基本上讲的差不多了,打个精准资本的的广告,我们主要投什么三个方向虚拟现实区块链,包括人工智能,因为我们认为这是一种综合的就不错了。他们这几种技术组合在一起,包括大数据技术了,包括形成一个更容易形成一个更好的更完美的解决方案,这是我们的设计理念,而且在相当程度上美国的一些东西是可以比较有效的转移到国内来。
提问:那您觉得比如说在硅谷选择三家公司去考察一下的三家比较合适?正好今天讲这个问题,您给我推荐一下
许中阳:这个我们可以私聊,大概的你肯定要一块好好看一看以太坊,目前声势还是最浩大的。然后真正是跟商业结合比较紧密的公司可以这样,这两个层面。第三个层面就在C端。用户方面C端的商业模式方面如果做得比较好的话也可以,因为我们最近接触一些项目,在做这方面的工作,区块链和游戏的结合。现在已经有钱了就能支持它,自己不断的尝试这边,那么大家耳熟能详几大公司,其实我觉得不一定很好。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小黑屋|Hi,Tokens  |网站地图

GMT+8, 2019-12-14 04:30 , Processed in 0.072211 second(s), 7 queries , Fil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3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