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Hi,Tokens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查看: 215|回复: 0

【转自大萌】近距离认识墨客硅谷团队

[复制链接]

621

主题

987

帖子

3544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3544
发表于 2018-7-30 17:41:2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献哥带你飞 | 第1弹:近距离认识墨客硅谷团队 https://www.damenginfo.com/207189.html大萌资讯 2018年7月18日 16:20 专访, 区块链, 墨客 阅读 2006

[size=0.15]
大萌独家:墨客区块链科技公司(美国)区块链架构师. 傅献农『专访实录』第一部分

[size=0.16]
2018年7月14日下午,墨客IPFS子链FileStorm发布会暨区块链技术交流会在青岛隆重举行。大会吸引了中国管理科学研究院有关领导,众多项目方、技术开发者、墨粉及媒体前来参会。
墨客区块链科技公司(美国)区块链架构师. 傅献农,发表了题为《IPFS系统引导存储模式步入分布式存储时代》的演讲,收获现场阵阵掌声。
会后,大萌资讯有幸邀请到了“献哥”傅献农,做客大萌专访。以下为专访实录第一部分:
献哥带你近距离认识墨客硅谷团队
献哥,欢迎您做客大萌资讯专访!今天您太辛苦了,在台上花了很长时间给我们讲解技术方面的问题,会后又有很多热心听众围着您讨论。那么我们今天的访谈先聊些轻松的话题。能否请您带领我们近距离认识一下墨客团队?
献哥:好的!我们墨客号称是一个硅谷团队,因为总部设在美国硅谷的Pola Alto。这个地方诞生了很多优秀的美国互联网公司,附近的“车库”都非常有名,其中有一个办公室根本租不到,因为大家都觉得那个地方很神,谷歌、微软都从那里面出来的
“车库文化”一瞥
我们墨客也在那个小镇,办公室在一个不起眼的小房子里面,但是我们的团队其实分布在美国各地,有西雅图啊波特兰啊,像我本人是在加州南部的洛杉矶地区。
您是什么时候加入墨客团队的?
献哥:墨客团队是去年6月份就成立的,我大概是去年8、9月份了解到墨客,然后今年1月份加入。起初是兼职,因为我原本的工作还可以,当时对区块链也还报有怀疑态度,然后就想先兼职做一做,大家相互认识一下。
后来发现墨客团队是一个非常努力的团队,包括我们CEO小虎,他非常优秀,是技术大拿,然后也做很多的事情。我看到了这个团队的希望,所以今年5月份我正式全职加入墨客。
加入墨客团队后的第一感觉如何?
献哥:当时以为全职加入后,会比之前“一份全职+一份兼职”的状态更轻松一点,结果后来才发现墨客团队工作真的很拼,我不拼不行,所以在墨客做一份工作比以前两份工作还累。
但是真的觉得很开心!确实,以前就是一份工作而已,现在呢是一份事业,为自己的梦想去打拼不觉得累。
还承载了我们好多墨客粉丝的梦想呢。
献哥:是啊,一下子我就感觉身上的担子更大了。不过众人的期待既是压力又是动力,好像给了我们一双隐形的翅膀,让我们往上飞。

之前听井大提过,咱们墨客团队在开发IPFS子链时,一开始是没有告诉井大,自己在默默地做这件事。里面有什么故事可以分享给大家吗?
献哥:这个我得说一下我们的CEO陈小虎先生:他非常地低调,在技术上我是非常佩服他的,墙都不扶(服),就服陈小虎。
墨客区块链联合创始人 陈小虎
他做IPFS子链的想法真的是非常好,因为我本人以前是做数据工作的,做了很多年,所以我对IPFS是非常了解的。IPFS被提出来已经很多年了,然后梦想也很大,要做下一代的互联网。但是,如果没有奖励机制是肯定做不起来的,需要在上面搭建区块链这一层。所以我也是有这个想法的。
所以你们就一拍即合了?
献哥:是的。有一天晚上,小虎把我和另一个同事yifan叫到一起说,“我有个想法,在墨客上实现IPFS吧”。真的是一拍即合,然后马上就开始讨论了。因为当时我还算是墨客团队的新人嘛,所以对子链的想法不是很深。当小虎提出很多设想之后,我也觉得好像真的是可以这么去做。
然后我跟yifan(当时还是兼职)利用业余时间一起讨论这个问题,确实也遇到了很多困难。因为小虎是非常低调的一个人,刚开始他也没拿IPFS当一回事出去说。后来有一天井大知道了,就和大家透露说,这个价值几亿美金的项目,我们现在有两个兼职在做。(哈哈)
要把这个项目做好,过程中肯定也很辛苦吧。
献哥:是的,真正做墨客IPFS的过程还是困难重重。好在墨客这个分片分层的架构可扩展性非常大,于是我们就在2018年上半年真的把它做出来了。
随后我是全职在做了,yifan还在兼职,但是在这里我要替yifan说一下,yifan做了非常大的贡献,我们也是每天都在游说他全职加入。当然,他也是有个人原因(需要考虑)的。不过他已经是墨客团队多年的兼职,也是一个资深的码农。
我们觉得,我们今天把它做出来了,就是证明我们能够做到。别人要花那么多钱、那么多精力要做的事情,我们已经做出来了。下一步就是我们要把它做得更好,也更好用。
今天大家已经看到了,目前的IPFS,如果不是高级资深的工程师,可能光看到那6个屏幕就晕掉了。我们以后也要像一键发链一样,不说一键吧,反正就是用非常便捷的方法,就能生成自己IPFS子链,或者用我们的FileStorm子链。
厉害了,墨客子链。对了献哥,刚刚您有提到,您原来是从事数据工作的,能为我们从头讲一讲吗?
献哥:好!我是98年就去美国了,然后在那边读研究生,读完研究生学计算机,然后就成了码农。刚开始我在美国银行(Bank of America)工作,一待待了十年。在那儿就是从码农开始做,做数据,做商业智能(business intelligence),所以就这样开始走上做数据的那条路。
2012年,我从美国银行出来,开始创业。当时就是做外包,在美国接项目,然后把它拿到深圳来做,在深圳建了一支团队。因为在美国,外包全给印度人赚走了,我就觉得很气,中国人怎么赚不着,对吧?不过确实也有原因,中国人不讲英语,印度人讲英语虽然很难听,但是人家是讲英语啊。我们中国人听不懂,但美国人听了还凑合,所以当时就觉得,要振兴我们民族软件工程行业,所以就在那边做外包。
原来献哥有创业经历,而且听着很热血呢。
献哥:嗯,不过当时可能是因为第一次创业的关系,决策上有一些失误的地方,一下把盘子铺得太大,后来就是项目方那边,没有扩张得像我们想象的那么快,然后就发现行业整体不赚钱了。
当时我有跟合伙人讨论了一下,就是两个人一起做可能两个人都死,一个人做可能还能活下来。所以我就和他商量好,把我的股份卖给他了,我就退出来了。果然,我退出来后,他现在还活得很好的。虽然不是华丽退出,但是也小赚了一点,然后退出时合伙人也没亏待我,所以就是还好。
后来还是继续搞大数据,继续做咨询。做了几年,还是发现这个做咨询吧,一个中国人在外国做咨询还是挺难的。做业务,不止是人脉,文化方面的因素非常重要。逐渐觉得这个方向有点走不通,然后就开始四处观望,开始研究区块链。
区块链在去年这个时候,ico比较火。
献哥:是的,当时机会也蛮多的。做ico成功的公司很多,但都没有人做实事。当时我就是认准了墨客这个团队是做实事的,所以加入了。现在也无怨无悔,然后就到了今天。
希望在墨客可以一直做下去,要么就做到退休,要不就是可以提前退休也行。(哈哈)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小黑屋|Hi,Tokens  |网站地图

GMT+8, 2019-8-21 07:01 , Processed in 0.052842 second(s), 4 queries , Fil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3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